只要是在学生时期寄宿过的人,都应该知道有一种恐惧,叫做被学校食堂支配的恐惧。
食堂大妈可能是唯一一种和领导没有任何
血缘关系但是却拼命给领导省物料的优秀员工!
上午第三节课下课就成了躲避监控和班主
任的点餐时间,我最爱吃的就是门口的那家包
子铺。偷偷摸摸订餐后,赶紧将手机放到书桌
的最里面,等待下课铃响。
老师一声“下课”,犹如逃生信号,其实
我们是在和教导主任赛跑。只要我跑得够快,
教导主任就抓不到我。冲出教学楼的瞬间,仿
佛就已经闻到了包子的香味,两步并一步跑到
校门口,拿到包子的一瞬间,仿佛拥有了全世界。
中学时期的我们幼稚得很,但是却自诩成熟。二班的女生给了五班的男生一封情书,三班的某某某和六班的谁谁谁处对象,都是下课后乐于讨论的话题。
晚自习总是很晚才下课,收拾好走出校园后,门口的小吃店都已经打烊了。但是总有一家店关门很晚,于是那里就成了学生党晚自习之后的聚集地。
最幸福的就是约到了自己的暗恋对象,在下课后去那家小店吃一顿夜宵。香喷喷的锅贴配上热气腾腾的小米粥,ta在热气中羞红的脸是自己最满意的风景。
酒足饭饱后,走在回家的路上,说说笑笑。吐槽一下班主任出现在后门的脸,或者展望一下未来。打听一下彼此的志愿,就 好像得到了宝藏,月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好长。
回到家,约上自己的发小,三五成群,走在从小长大的那片土地上,打打闹闹,谈天说地。只要和他们在一起,写作业都变得很幸福。
饿了就去街角的那家生煎店。十几年了从未吃腻,这就是我理解的地道。咬一口生煎,汤汁吮入口中,香味在口中炸开,刺激着味蕾,没错,就是这个味道!
配上一碗粉丝汤,都是从小到大的好友,形象这种东西完全不存在。吸溜吸溜地吸粉丝,呼噜呼噜地喝汤,配上小菜,一个字
博聚网